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抖音小说小状元~TXT

    来源:zsy|小说:小状元|时间:2022-09-22 17:05:07|作者:相思意

    精品小说《小状元》是相思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情类小说,主角萧钧风谢邵英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.:“谢卿这是醉了?” “回皇上,微臣只是略有些头晕,待回府休息一下就不妨事了。” 本以为自己说了这话,皇帝该让她回府了,毕竟她等了这许久,看起来

    小状元萧钧风谢邵英

    第6章春梅传

    第二日,谢邵英便告了假。

    因谢章同在翰林院任职,又是她的上上级,于是请假的折子便由他带了去。

    习惯了每日天未亮就起床上朝,陡然间闲下来,一瞬间倒有些无所事事了。

    她不敢溜出门,因为害怕遇见熟人。

    可是待在家里又实在无聊透了。

    想来想去,她干脆去了书房。

    谢府书房的藏书,没有一万,也有八千了。

    她虽从小看到大,但也许有遗漏的。

    因为父亲上朝去了,哥哥谢欺程又在房中,故而偌大的书房里一个人也无。

    谢邵英在一排排书架中翻着,四书、五经、大离历朝历代的正史、野史,几乎每一本她都看过了。

    翻了一阵,她正有些失望之际,却忽然看到书架最高的一层有个黑色的匣子。

    因为位置高,颜色又深,先前她倒是从未注意过。

    一时她搬了椅子垫脚,折腾了半响,总算是把那个匣子拿下来了。

    出乎她的意料,匣子外边十分干净,一丝灰尘也无,看来是常有人擦拭的缘故。

    她好奇地搬到一旁的书案上打开,然后拿出里面的一迭藏书来。

    “爹怎么把它放得这么高?”她暗暗埋怨道。

    里面的册子有数十本,看外表跟平日里读的一些野史的册子也没有区别。

    她随手翻开一本名唤《春梅传》的,兴致勃勃地读着。

    这本是讲一个官家小姐春梅,爱上了自家的小厮铁柱,前面几页还算是正常,可是翻着翻着,谢邵英就发现这书跟自己平日里看的那些话本子不同之处了。

    只见书上写道:

    那一日,家中众人均外出,那春梅因为思念铁柱,便令丫环去将之唤来。

    待铁柱来之后,春梅屏退众人,将房门紧闭。

    “冤家,想死奴家了。

    ”春梅一把抓住铁柱的臂膀,媚眼含春。

    “小宝贝。

    ”铁柱扑到春梅身上,对着她香甜的小嘴儿便亲了起来。

    一时春梅的香闺内便响起了啧啧的亲嘴声。

    ……

    看到这里,谢邵英已经羞得面色绯红,又惊讶得睁大了清眸。

    原来不是野史,而是一本艳情小说。

    整本书不仅通篇都是春梅和铁柱的情事,每隔几页甚至还配了香艳的图。

    书房中寂静无人,可是谢邵英却看得脸红心跳。

    她又翻开另一本。

    这本更加不得了,直接就是一本春宫图册,上面画着男女欢好的各种姿势。

    而画中的背景,既有在闺房内的,也有在书房的、花园的、草地的、甚至还有水中……

    看着看着,忽然间门外传来兰馨的敲门声。

    “小姐,该用午膳了。”

    “哦,你让他们端去我房中吧。

    ”谢邵英忙道。

    待兰馨离开了,她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,而后将几本册子都包好,又将匣子放回原处。

    回到清苑,谢邵英吃完了午膳,便跟兰馨道:“我乏了,想躺一会儿,你去外头守着吧,别放人进来了。”

    “是,小姐。”

    兰馨于是命小丫环将碗筷撤了,又服侍她漱了口,到床上躺下。

    等到门被关上,谢邵英忙起身将门反锁了,这才走到枕下拿出那一堆小册子来。

    初初看了两本,她都是有些好奇的心思。

    毕竟每次看话本子或是听戏,总是到了新人洞房花烛,便宣告结局了。

    又或者是说洞房花烛之后生了一个麟子,高中状元云云。

    但是洞房花烛当天发生了什么,总是一语带过。

    谢邵英看着看着,总算是慢慢明白过来了。

    原来,男女间巫山云雨的事是这样的。

    她一边看着,一边忍不住摸索起来。

    几日匆匆而过。

    这几天来,谢邵英每日都清闲在家,早上去谢夫人房中问安,然后陪着一道用早膳。

    之后再去谢欺程房中,陪他说着话。

    尤其是重点讲朝中一些打过交道的同僚情况,虽然这些三年来她日日都会跟兄长讲,但是眼看着他距离入朝一日近似一日,谢邵英还是有些微的担忧。

    上午讲完话,谢欺程便要休息了,而谢邵英便回到房中用午膳。

    再之后,她便以睡午觉为名,将自己锁在房中看那些小册子。

    几日来,她已经将那些都翻光了,甚至是倒背如流。

    在看的过程中,她不仅明白了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,甚至还知晓了男人间是如何欢好的。

    每看到男春宫,谢邵英眼前总会浮现出萧钧风的脸,于是便霎时从情欲中清醒而来。

    却说这一日,她去到兄长房中,见谢欺程精神甚好的起了床,不仅如此,他还拿出一个包袱,跟她笑道:“这是我托薛大夫在京中的静雅轩给你制的新裙,回去换上试试,看喜不喜欢。”

    再过两日就是他该上朝的日子了,也意味着他心爱的妹妹可以恢复女装示人了。

    他希望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嫁与这大离最好的男儿。

    谢邵英没想到兄长这般细心,顿时双眸弯弯,笑得如同月牙儿一般。

    “谢谢哥哥,我这便去试试。”

    说着,她便拿了衣物,匆匆回清苑。

    *

    另一边,谢章在御书房参与议事毕,正要跟众臣一起告退回府,却被皇帝唤住了。

    “谢爱卿。”

    “皇上,”谢章忙垂手:“不知您还有何事吩咐?”

    谢章入朝为官已有几十载,是两朝老臣了,对着他,萧钧风素来是极为客气的。

    他含笑道:“不知府上公子病情如何了?”

    听到圣上问询谢欺程,谢章心里打了个突,忙回道:“谢皇上关爱,犬子已经大好了,再过几日便可上朝复职了。”

    “唔。

    ”萧钧风微微颔首,眸中若有所思。

    自那日中秋之后,至今已经九日了,这九日来每天早朝上谢邵英的位置都空在那里,虽是在队伍的最末,但他却偏偏能一眼便瞧见。

    最初,他是震怒的,想着是不是因为他那日的话,谢邵英害怕了,故意躲着他。

    可是时日一久,他又开始担忧起来。

    难道,是真的病了?

    这几年来从未见她因病告过假,怎地这次如此严重?

    想到这里,他真的是寝食难安。

    好不容易等到今日朝政没那么忙了,他便亟不可待地想跟谢章问一下情况。

    可是,瞧着谢章那面上担忧的样子,他反倒是更担心了。

    于是他站起身来,淡淡道:“谢爱卿在此稍候片刻。”

    说着,便进了内殿。

    过了半刻钟,萧钧风再出来时,已经换了一身极为寻常的便服了。

    “朕今日随爱卿去府上瞧瞧谢欺程去。”

    他说着,又问道:“李茂全,人到了吗?”

    “回皇上,杜大人已经侯在外头了。”

    “好,这便走吧。”

    直到萧钧风抬步往外走,谢章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    走到殿外,他看一眼等在那里的太医院的院首杜若,心中不由暗暗叫苦。

    好端端的,皇上怎么想着要去他府上了?

    这可怎么办?

    万一看到程儿,穿帮了怎么办?

    可是,有杜若跟着,又不能再让英儿冒充了,不然他一把脉,就能分辨出她是个女子了。

    想到这里,谢章心中惴惴。

    有心想派人去府中通风报信,奈何又跟皇帝及杜若同乘一辆马车,寻不到时机。

    马车很快便到了谢府,下了车,谢章垂手在一侧,等着萧钧风下来。

    “老爷。

    ”门口的下人见了谢章,恭敬地行礼。

    “嗯。

    ”谢章随意地摆了摆手,心思混乱。

    “皇上,”他站在萧钧风斜上方引路,同时陪笑道:“臣带您去前厅稍候,然后让犬子来与您请安。”

    “不妥,”萧钧风摇摇头,笑道:“既然他病着,怎还有让他起来的缘故,爱卿尽管前头带路,直去欺程院中便可,切不可兴师动众。”

    “是。

    ”闻言,谢章只好放弃了原本的想法,忐忑不安地领着他往澜苑行去。

    几人一道进了门,还没绕过屏风,谢章就朝内喊道:“程儿,今天可好些了?皇上亲自入府来看你了。”

    他这话声音不大,但是已经足够叫里边的人听清了。

    而此刻,房内仅谢欺程和薛紫苏两人。

    听见外头的话,谢欺程面色一变,马上看向薛氏。

    两个人俱是震惊无比,没有料到皇帝会此时此刻过来。

    但是现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,薛紫苏忙搀扶谢欺程起来,两人下地跪好。

    “微臣/民女参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  听到脚步声,两人齐齐磕头行礼。

    终于见到了思念了数日的人,尽管只是跪在地上的一道身影,却已经足够让萧钧风激动了。

    但碍于在场的人太多,他也不便于太过热情。

    于是径自走到房内上首的椅上落了座,方道:“平身吧。”

    “谢皇上。”

    得了他的批准,薛紫苏这才忙扶着谢欺程起来。

    这不是谢欺程第一次见萧钧风了,幼年宫中有宴会时,他也曾远远地见过一面,彼时对方还是太子,周边围了层层宫人,说是万众簇拥都不为过。

    但除此之外,也并无别的面圣机会了。

    然而此刻,他须得表现出两人已经认识了三年的样子。

    于是他躬身先开口道:“微臣卑贱之躯,得皇上亲自探望,实乃诚惶诚恐。”

    他话落,萧钧风却未答话,而是手撑着下颌,淡淡地瞧着他。

    几日不见,他似乎变了一些。

    胡须长了出来,脸色也苍白了一些,还有声音,也不如往日那般清亮了,微微有些低沉。

    看样子的确是病得不轻。

    只是他身旁的那个女子,跟他之间的动作委实亲密了些。

    萧钧风扫一眼薛紫苏,问谢章道:“这位是?”

    “回禀皇上,这是犬子的主治大夫薛姑娘,这些日子犬子病重,多亏有薛姑娘高超医术,这才日渐好转。”

    “薛姓?可是江湖上的神医世家薛家?”萧钧风问。

    “皇上广博,薛姑娘正是薛家这一代传人。

    ”谢章道。

    “唔。”

    既是大夫,那便不可以普通的女子视之了。

    于是他跟一直侍在一侧的杜若道:“杜卿,虽说有神医世家的传人,但是你既已来了,不妨依旧给谢大人瞧上一瞧。”

    “臣遵旨。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