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• 首页 > 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

    小说排行榜~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严玄亭叶絮絮 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免费阅读

    来源:网络|小说: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|时间:2022-09-22 19:20:56|作者:叶絮絮

    叶絮絮的小说《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》只看名字就知道非常好看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《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》是一部言情小说,叶絮絮的良心之作,大大笔下的严玄亭叶絮絮真的是让人又迷恋又心疼,主角严玄亭叶絮絮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,一起来看言情小说《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》吧。我又开始思考。忽然打开了一条新思路。如果严玄亭也跟沈桐文有仇......

    严玄亭叶絮絮暗卫少女严玄亭叶絮絮

    我又开始思考。

    忽然打开了一条新思路。

    如果严玄亭也跟沈桐文有仇,我能不能跟他合作一下,把沈桐文弄死,然后拿到解药。

    毕竟那毒发作起来,我还是挺痛苦的。

    而且严玄亭一看就比沈桐文靠谱。

    起码他在某些方面天赋异禀,技巧多变,又温柔耐心。

    人也长得更好看。

    我还没考虑出结果呢,我们已经站在了丞相府门口。

    严玄亭却没领我进门,反而步履一转,向外而去:「走吧絮絮,我带你去添置些东西。」

    他要给我添置的东西,是胭脂水粉、珠宝首饰、锦衣华服。

    这些其他闺阁姑娘已经见怪不怪,但我从来没拥有过的东西。

    站在京城最大的成衣店内,我一眼就相中了一条红裙子。

    裙摆上绣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花,但很好看。

    我暂时把弄死沈桐文的事放在了一边,进去试裙子。

    结果穿好后刚出来,一眼就看到了跨进门来的沈桐文和沈漫漫。

    严玄亭背对着他们,没看到,只微笑着夸我:

    「絮絮,你穿红裙真是好看,明艳活泼。」

    他好像特别喜欢夸我。

    而且逮着什么都能夸,用词还不重复。

    方才在水粉店里扫了胭脂,说我娇美动人。

    在首饰店里戴了东珠步摇,又说我雍容华贵。

    我人生前十八年受到的所有夸奖加起来,都没有这两天多。

    他身后,一袭红裙的沈漫漫冷哼一声,不屑道:「东施效颦。」

    看来她对自己非常自信。

    听到她的声音,严玄亭顿了顿,接着缓缓转过身去。

    「敬安王。」

    一字一顿,声音里漫上丝丝缕缕的冷意。

    他看都没看沈漫漫一眼。

    但沈漫漫的眼珠子却仿佛黏在他身上一样,目不转睛地看了半天,终于掐着嗓子柔柔弱弱道:「公子认识我哥哥吗?」

    这异常娇软的声音。

    我上一次听见,还是她柔声央求沈桐文将我打断腿,赶出敬安王府的时候呢。

    我面无表情地说:「当然认识,不认识打什么招呼。」

    「叶玉柳!」

    沈漫漫蹙起眉头,看上去很想像从前那样厉声呵斥我。

    但她没有。

    只是望着我,咬了咬嘴唇:「我与这位公子说话,并没有问你,你为何要插话?」

    我觉得无语。

    明明她进来的时候,才听过严玄亭夸我,怎么转脸就忘了。

    于是我只好提醒她:「因为你问的这位公子,他是我的夫君。」

    话音未落,我忽然听到身边的严玄亭发出一声轻笑。

    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    我微微侧过脸,正好对上他的眼睛。

    狭长湿润,可在成衣店稍显昏暗的光线下,竟然格外光芒熠熠。

    再看沈漫漫,才发觉她的眼神凝固在严玄亭身上,看都没看身边神色发沉的沈桐文。

    「你……你就是严玄亭?」

    沈漫漫深吸一口气,声音发颤。

    我怀疑她可能后悔了。

    毕竟严玄亭长得比沈桐文好看多了。

    那一双好看的眼睛,笑起来时,令人想到高山融化后,汩汩奔流而下的雪水,清冽又干净。

    沈桐文的眼睛不是这样的。

    他心头充满人世间纷杂的欲念,因此是十分浑浊的一双眼。

    想到这里,我往沈桐文那里看了一眼。

    沈桐文竟然也没顾上自己的人生挚爱,只用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瞪着我,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狠意。

    然后他微微抬手,冲我露出了他指间的一抹白。

    那是我每个月都要用一次的白玉瓶,里面封着能暂缓毒性的解药。

    算一算,距离这个月毒发,只剩不到五日的时间了。

    毫无疑问,他在威胁我。

    我想杀他的念头顿时更强烈了。

    「是啊,我就是严玄亭。」严玄亭轻轻弯了下眼睛,抬起手来,扣住了我的手,「本相与沈姑娘,原本该有一段姻缘的,到底没有缘分吧。」

    许是在没有阳光的房间里站得久了,他的手指一片冰凉。

    只是这话听起来,怎么还很遗憾的样子。

    在沈漫漫骤然苍白的脸色里,严玄亭扔下一锭银子,挽着我的手往门口走。

    掌柜在我们身后喊:「大人,夫人换下来的衣服——」

    「不要了。」严玄亭轻飘飘地说。原本我身上穿的,是从敬安王府带出来的衣服。乌漆嘛黑的,我一点都不喜欢。扔了正好。路过沈家兄妹的时候,我看到沈漫漫咬着嘴唇,用一种波光粼粼的眼神,楚楚可怜地望着严玄亭。然而他目不斜视,就这么挽着我,走了出去。出门后,喧嚣的人声扑面而来,和着灿烂而盛大的阳光,擦着我的脸颊,落在耳边绒绒的发丛里。

    我低声问严玄亭:「与沈漫漫没有嫁娶的缘分,你心里很遗憾吗?」

    「是庆幸。」严玄亭一脸正色地说完,又微微挑起眼尾,冲我轻笑,「夫人莫不是,醋了?」

    我有点发愣。

    这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字眼由他说出来,怎么就多了这么多蜿蜒又缠绵的意味。

    「那倒不至于。」我说。

    他眼中的光微微一暗:「我带你出来逛街,何必提那无关紧要的人。走吧,前面还有许多店没逛完。」

    这好像是京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。

    街道两旁此起彼伏的叫卖声,铃铛清脆声,混着小孩子奔跑追逐的欢呼声,热热闹闹地送进我耳朵里。

    于我而言,实在是太过新奇的体验。

    好像人生里那些大片缺失的空白,得以在严玄亭手中一点点被填补起来。

    在敬安王府的时候,沈桐文是不许我白天出门的。

    他说,暗卫,必须与黑暗为伴,且我替他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,不可暴露于人前。

    于是我昼伏夜出。

    夜不出,昼也得伏。

    逛到一家荷包店的时候,严玄亭非要我帮他挑一个。

    我握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荷包不知所措时,女掌柜热情似火地凑了上来:「这位夫人,不如给你家夫君亲手绣一个啊?」

    我蒙了。

    我这一双手,握过剑,沾过血,杀过人,独独没有碰过绣花针。

    「可是我不会……」

    「没事,我们这儿有配好的材料包,图案都描好了,您只管按着教程来就是。」

    说完,她把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放进我手里。

    我转头看着严玄亭。

    他低头,手握成拳抵着下唇咳了两声,笑道:「絮絮,你若是不喜欢,就不绣了。」

    我望着他苍白的脸默了一默。

    「没事,我挺喜欢的,你付钱吧。」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