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• 首页 > 安眉依穿成渣女

    热门小说安眉依穿成渣女免费全章-安眉依墨御辰未删减版阅读

    来源:yw|小说:安眉依穿成渣女|时间:2022-09-22 19:26:34|作者:顾怀之

    安眉依墨御辰是著名作者顾怀之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,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,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。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她穿越了,穿到安家村十恶不赦的“渣女”身上。“沉迷男色”“未婚先孕”“贪金爱银”是她的标签。她睁开眼,是家徒四壁;闭上眼,是便宜丈夫恶狠狠地骂“拿了休书就滚”。唯有柔软小团子乖乖喊娘亲抱抱。她无语凝噎,誓要一雪前耻,活出个人样。奸夫?阉了再说!村霸?打了再说!相公?当然要亲亲么么要抱抱!一手绝世医术在手

    安眉依穿成渣女安眉依墨御辰

    第八章

    第八章 愁人的月利

    在安家村,是个人都能讽刺她一回,安眉依真的快呕死了。

    下一秒,她眼底闪过一抹狡黠,一本正经恭维道:“何管事,您是大户人家的管事,吃穿用度肯定都是我们够不着的好东西吧?瞧瞧您这身料子,一看就知不是便宜货,还有您这身体,那是真好。”

    膘肥体壮的何管事被捧得心花怒放,下巴抬抬高高,“那是,我们家老爷常说,我是他的左膀右臂,这身料子正是大太太赏赐,山珍海味也是常吃,你们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见上一回。”

    安眉依露出标准的笑容,顺着道:“那是,所以说您是少有的能人嘛。”

    她竖了竖大拇指,佯装出一副关心的表情,“不过我听说这人太胖了不是好事,血压高不说,肠胃还不好,时不时就会拉肚子,不知道您……”

    话还未说完,就听见何管事肚子打雷似的响,痛并尴尬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  “借你家茅房一用。”

    看着肥硕的大腿夹着跑,安眉依险些笑出声。

    妈呀太好了,她有乌鸦嘴,特灵。

    墨御辰斜睨憋笑憋得很辛苦的女人,有些狐疑,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。

    就如同那日他莫名其妙撞墙一样。

    安眉依对上他怀疑的目光,笑吟吟地说:“可能山珍海味吃多了,无福消受。”

    墨御辰没说话,等着何管事回来。

    不一会儿,何管事累得气喘吁吁地回来,大概是太胖蹲得辛苦,“月利二两银子,啥时候交你们自己掂量。”

    他也不再啰嗦,总感觉肚子里难受的紧,急急忙忙地留下话去了下一家。

    屋子恢复安静。

    墨御辰收起欠租条,浓眉深锁。

    如今家里是真的一个铜钱也拿不出了。

    他几不可闻叹了声,坐门口用小平挫开始挫锄头把。

    气氛因为男人的低气压变得有些压抑。

    安眉依为了缓和气氛,道:“我还以为屋后那块田是我们自己家的,种啥啥不长,鸡肋得很,竟然还是租的,并且租金跟良田一个价,太不值当了。”

    墨御辰表情一言难尽,一副你没事的样子,“你不会忘了是谁大吵大闹非要当冤大头的吧?”

    有些话憋在心里他实在是不吐不快,“杜凌浩跟何管事串通一气,把别人都不乐意要的田以贵两倍的价格租给你,他好从中得利,你帮着得逞后杜凌浩送了你一盒五文钱的胭脂。”

    “你说那田租来有什么用,啥都种不活,每个月白白浪费一两银子,冤不冤?”

    “一天到晚就想着做人上人,想好也没错,人之常情,那你倒好,自己不努力赚钱,只会好吃懒做做白日梦,想方设法从我这儿抠钱!”

    墨御辰说起这些就一肚子火。

    安眉依被怼得无语凝噎。

    虽然她只是个背锅的,但也感到一丝羞愧。

    不过话题既然到这儿,安眉依顺势提出建议,“既然那块田种不了庄稼,不如就交给我打理,我有办法让它发挥作用。”

    墨御辰半点不信,“随你。”

    反正她就是这样,喜欢折腾,一天不折腾就难受,如果她真能把精力放在田地上,少折腾他们爷俩,倒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    下午,墨御辰去给即将到来的插秧农忙做准备。

    安眉依在家捣鼓草药,内服的熬上两个时辰,一次性熬上两天的量,每顿热了喝,外敷的用石头捶碎了包在伤处。

    两天后,她明显感觉有所好转。

    墨御辰看出来了,只当是自然好的,压根没觉得是草药的作用。

    趁着近来天好,安眉依又进了一趟山,这回收获更丰。

    她将用剩的草药摊在院子里晒,除了收集起来给莲凤治胎记需要的之外,打算等干了就拿去集市卖给药铺。

    就是不知药铺能不能收她一个女人采的,毕竟在这里,好似没有女子懂医的先例。

    正想着谋生的法子,莲凤突然风风火火地跑来。

    “你家秧田的水不知被哪个挨千刀的快给放干了。”

    如果秧苗干死了,他们一家三口今年就得饿肚子。

    从前的安眉依是不管这些的,反正天塌下来有墨御辰顶着,现在的安眉依换了个芯子,一听今年的口粮要被人弄断了,丢下药草风风火火地就往走。

    “慢点,你脚还没好利索。”莲凤在后头边追边喊。

    安眉依头也不回,“知道了,你回吧。”

    莲凤倒不是担心她应付不来,毕竟她平日里没少跟人吵架,偶尔还撕打几个回合,主要是不习惯她突然变得顾家,“等等我。”

    安眉依和莲凤两人到秧田时,墨御辰不知怎么得到的消息,已经把缺口填上了。

    看到安眉依有些惊诧,却也懒得说什么,遂回村去找刘婶子商量,看能不能从她家水田里放一些水下来,帮忙保住秧苗。

    安眉依没种过田,可是看过农村题材的电视剧,也种地草药,当务之急除了灌水,就只剩提前把秧插了这一条路。

    秧其实也没那么娇贵,二十一世纪大多都种旱秧,长得也挺好。

    “你别太担心,如果真的没救回来,我回家跟我娘说说,尽量匀一点给你们。”莲凤安慰道。

    安眉依冲她笑笑表示感谢,尔后脸色一变道:“我主要不是担心,而是气暗地里做手脚的小人。”

    莲凤同仇敌忾,“要是能抓住这缺德鬼,我一爪子挠死他!”

    在庄稼人眼中,毁人口粮,如杀人父母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  正怀疑着,一个粗声粗气的女声从远处飘来。

    “哎哟,大白天的活见鬼了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假千金今儿居然来看秧了,是我眼花了还是你中邪了?”

    两人寻声看去,说话之人正是刘婶子家的大儿媳王翠花。

    王翠花今年三十六,五年前丧夫,带着唯一的闺女跟公婆小姑住一起,由于个性强悍,家里三天两头打仗,是安家村第二号出名的人物。

    第一号出名自然是不守妇道的安眉依。

    要说王翠花为什么总和安眉依过不去,还得从五年前说起。

    那年墨御辰突然来到安家村,需要户口才能成为常住人口,除了成婚投靠家属别无他法。

    安眉依当时身怀六甲,急需个男人当冤大头,而刚刚丧夫的王翠花也看上了墨御辰那一身好力气,有了墨御辰既不用独守空房,还能保护娘俩和养活她们。

    可这一箭三雕的好事却让安眉依抢了去,从此就结下了梁子。

    “你怎么知道我家田里没水了?”安眉依审视着走近的王翠花。

    关键字: